没吃完这顿饺子,憋和我说话

Hi,大家好,我是主编走马。冬至,对于来自南方某省的我来说,这并不是一个多么特别的节日。

在家的时候,通常和一大群亲戚聚餐,一起吃吃汤圆,羊肉和狗肉(别打我,只是习俗);在学校,顶多就出去吃顿饺子。而工作之后就更简单了,冬至嘛,加个班也就过去了。(希望老板不会看到……)


但也有几个冬至,至今让我无法忘怀。今天,我想和大家分享两个,发生在冬至的故事。


1

第一个冬至,是在去年。当时我还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实习,做新媒体运营,每天朝九晚九。我的上司是大我三届的同校师兄华哥。

刚入职时,我本以为校友肯定会比较亲切,转正也没啥问题,没想到这才是我噩梦的开始……

一开始,我找转载的文章,十篇里面有九篇会被批“负分滚粗”,剩下一篇的评价是“这瓶眼药水借你,洗洗眼睛再继续,今天找不到一篇好文章憋跟我说话”。

后来我用光了华哥的眼药水,在找文章之余开始做排版,他就开始天天拿我练脱口秀:“一篇文章用5种颜色,你怕读者色盲啊?叫你重点句子加粗,你加粗一整段,以为是期末考划重点啊?没改完憋跟我说话!”

我暗暗想,我上辈子一定是华哥的老师,每天拿竹板敲他手心:“小子,考不上进士憋跟我说话!”

冬至那天,我们为了一个大项目加班到10点,到推送的时候,网络突然卡了。我们公众号是服务号,每个月可以发四次,于是在我以为网络不好、忐忑地扫了两次码的时候,发现一下子推送了两条一模一样的文章。

我正要战战兢兢地和华哥汇报情况,他就被大老板喊进了小黑屋。

心神不定地等了5分钟,我决定到小黑屋门口的饮水机打水,偷听下里面的情况。结果听见老板说:“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能出错,你招的实习生都是什么货色?”

我心里咯噔一声,完了,转正泡汤了。没想到华哥说:“这主要是我的责任,没有把好关,这种重要文章应该由我来推送的。但我们实习生能力还是很不错的,你看,她做的这篇文章阅读量比以往涨得都快……”

下班之后,华哥请我去吃饺子。路上我一直不敢说话,直到饺子被端到面前,华哥说:“别绷着个脸了,快吃吧。”

我鼻子一酸,低着头说:“对不起啊师兄,是我的错,给你丢脸了。”

他说:“你看你,谁还没犯过错?平时我那么批你你都能忍,现在怎么怂了?我刚工作的时候,犯的错不比你少。其实我们招实习生,就不怕你犯错,只要不重复犯同一个错,就是成长。好了,没吃下这个饺子憋跟我说话!”

没吃完这顿饺子,憋和我说话


2

第二个冬至,是两年前。当时我刚失恋一周,整个人很是萎靡,每天除了上课,就是在宿舍打游戏,没课的日子可以一天不出门。不管室友门怎么劝我拉我,我都一句“没洗头,不出去”堵回去。

我的室友全都是本地人,逢年过节会回家团聚。冬至下午,室友们陆陆续续离开了。我在空空的寝室呆坐了一个小时,然后去楼下超市囤了一大堆零食泡面,打算晚上自己看部喜剧电影。

电影刚开始,电话响了,是我妈。她还是一样地唠叨,问我冬至室友都回家了,有没有人一起过,问我吃了什么,穿得暖不暖,有没有钱花……

我一阵心酸,却也只能强打精神,说我和其他朋友一起出去玩,吃了饺子,不冷,钱都够花。可最后我妈却说:“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累,是不是又在勉强自己?”

我一下没忍住,眼泪涌了出来。只能拼命咽了几口口水,说:“刚才去k歌玩得太累了,现在嗓子有点哑,想早点睡。”敷衍几句就挂了电话。

耳边是电话挂断的嘟嘟声,笔记本里传来主角们的笑声,外面狂风撞着阳台门……每一种声音都在提醒我:现在全世界就剩我一个人了。

突然,门口传来杂乱的脚步声,然后是重重的锤门声,我听见室友小菲大喊:“嘿,傻逼快开门,我们撑不住了!”开门一看,三个挂着鼻涕的女汉子,一个抱着锅,一个抱着大袋子,一个拎着菜,站在门外冲我傻笑。

原来她们不放心我一个人待在寝室,于是都没有回家,跑去市场买了各种材料回来,要一起包饺子吃。

接下来发生了我被嘲笑了多年的一幕,我……冲上去抱着她们……嚎啕大哭……

当然,她们嘲笑完之后我总会吐槽回去:“是哪三个傻逼提的东西那么多,目标那么明显,饺子还没煮就被宿管阿姨抓包了?”

没吃完这顿饺子,憋和我说话


3

从出生在那个小城镇开始,我就一直在酝酿着离别。因为我想去看看大城市,我想去尝试不同的工作,我想遇见更多有趣的人。

于是大学,我去了没有暖气却能冻成狗的城市;

实习,我去了离家里6个小时动车、没人能听懂我的方言的地方;

工作,我留在了生活节奏很快、连合租的室友都来不及认全的城市。

即便是现在,我也不能确定,哪一站是我会最终停留的地方。

可我永远不会忘记,在路上遇见的那些,不遗余力地带给我温暖的人们。

今天又是冬至了。异乡人,这顿饺子,我敬你!


没吃完这顿饺子,憋和我说话

提示:请【登录】后评论
字数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