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人在北方说话的一把辛酸泪

南方人在北方说话的一把辛酸泪


我的老家在湖南长沙,很多人都说我说起话来是一股塑料普通话,L和N分不清楚……


在刺猬办公室,我们喜欢嘲笑运营官文强的温柔胡建话(此处屏蔽他),中午聚在一起吃饭时,也常常模仿各自的家乡话。每个读音与说法都有着故土的气息。

今天刺猬分享的主题,有关于你我身上的烙印——方言。

——编辑Yellow




来自重庆:听不出牛刘的区别

牛刘,因应,副护,资知……不分。其实即使到现在,我仍然不能清晰听得出牛刘的区别。虽然自己会发。估计也不标准。

刚来的时候,被同学们笑都不知道,他们一遍一遍重复我的说法,而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在模仿我。我听起来真的都一样啊。

高中的时候,我们学校有不少周围区县来的同学。有一个地方方言特别有意思。那时正好我们小组有一个那区县的,于是我们上课小组讨论都故意学他说话,学他的方言叫同学名字,叫老师(过来帮我们回答问题)。

后来有一次作文课,有个同学(也是那个区县的)作文被念,她说,她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,因为方言口音很重,老是被嘲笑。她很自卑。那时候我很担心,立马给我们组的同学写纸条,说“我们学你说话你会不高兴吗?”

他说:“没有,我会开心,觉得很有意思。”

当我在北方,感到被嘲笑、感到自卑的时候,又忽然想起了这件事。


南方人在北方说话的一把辛酸泪



初一时,宿舍有个同学的口音惹得我们全宿舍大笑,有一次笑完之后有个同学说:“你别生气,我们不是在嘲笑你,只是觉得有意思。”

是的,自己不必太敏感,或许对方从来都没有嘲笑的意思。就像我们初高中时一样。

当然,恶意嘲笑的人也是有的。遇到这样的人,我一般都会怀疑他们的人品和自身水平。他们连这一点差异都不能包容,可见心胸多么狭窄,见识多么短浅,或许是多么幼稚。默默远离,辩解都没必要。

渐渐地,我也发现北方人其实也有口音。首先也是腔调问题,还有就是一些字的念法有误。比如我来了山东才明白网上说的“吼”什么意思。还有很多字带有尾音e,比如说“磨”,类似于说的是“mo e”(连读)。

由此可见,广播站里的普通话和日常口语是有区别的,大多数人都做不到完美。自己普通话也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糟,自己觉得不标准是音调上、腔调不纯正,这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根本也不算不标准。所以,对他人,对自己都需要包容。

对了,有时候,方言是受欢迎的。比如我是个粤语脑残粉,以前还在家的时候,我这么挑剔的人,却只要看带了港台腔闽南腔的港片,不管多烂都看得津津有味。/(ㄒoㄒ)/~~

以下,就是来自一个发发发笑的胡建人、闽南人。


南方人在北方说话的一把辛酸泪


来自胡建:不好意思哦,是福建啦

讲真,我并不是一个台湾腔很严重的闽南人,我笑的时候是发哈哈哈的!毕竟高中时期还是学校广播站的光荣一员(我只是想用事实证明,我的普通话还算标准)。初来山东的时候,和的士司机海聊时他也一度以为我是个北方人。

直到某次半路上和娘亲用闽南语打电话后,司机在一旁一脸蒙逼地看着我,默默地问:“老师您说的是哪国语言啊?”“日语!”(原因嘛,问度娘咯),当然有时候我也会诚实地回答,“闽南语,就是电视里面台湾人讲的那种啦!”

虽然一直自称普通话是还算标准,那也是在一本正经不慌不忙地时候才能该翘舌地时候翘舌、该送气的时候送气。我的意思是说,千万别把一个平时能好好讲普通话的淳朴的闽南人民逼急了,否则你就会面对一大串类似“四十是四十”却只能听到“撕撕撕撕撕”的极其标准的普通话。

“胡建人”这个梗用久了,一个明明分得清h和f的朋友告诉我:“每次在正式场合介绍家乡的时候都要先在心里默念拼音fú福,然后再告诉别人自己来自福建。”(举手,我也是)“大家好,我来自胡建,哦,不对,是福建!”

相较于被笑普通话不标准,身边的大多数朋友更喜欢用以自嘲取乐。他们愿意在北方同学们面前去尝试“灰化肥会挥发”“发废话会花话费”“隔着窗户撕字纸”这样的绕口令,努力地尽量不出错(虽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);一群闽南人聚在一起说着一样不标准的普通话,放弃翘舌送气,不亦乐乎,偶尔一本正经地说“某君,你没翘舌哦!”


南方人在北方说话的一把辛酸泪


曾经被同学说,你这样说话很娘啊~当然也会有同学告诉我说,听你说话感觉好温柔啊(开心!)以下,和大家分享闽南人说话大法:

“不好意思哦”“谢谢啦”“真的假的啊”“我跟你说哦”“你知(zi)道吗”“啊不然嘞”“真(zen)的!!!”“爱困呀~”……


南方人在北方说话的一把辛酸泪


不要问为什么明明知道怎么翘舌却不翘舌呢?在我看来,一言一句都有我成长历程中每一天的痕迹,我与至亲与朋友是以这样的语言说着过去今日与未来,每个读音与说法都有着故土的气息。“少小离家老大归,乡音无改鬓毛衰”,这首朗朗上口的古诗里有着我心中对家乡对故土的深深情愫。

也许有一天在远方城市的某个街角会有人对我说:“朋友,听你的口音,是闽南人吗?”是的,我是。

对了,当年为了防止被日本人破译密报,我方就用扬州话传报。天哪,有一门独特的语言是多么幸福!




作者 | 有盐salt(微信公众号ID:youyansalt)

南方人在北方说话的一把辛酸泪

我们把整个灵魂都给你,连同它的怪癖,耍小脾气,忽明忽暗,一千八百种坏毛病。它真讨厌,只有一点好,爱你。世界太拥挤,我们一起找生活的隙缝。生活太淡,不妨加点盐。我们虽然未曾谋面,祝你早安、午安、晚安。





其实不仅仅是方言,中国这么大,不同地方的很多东西都不一样。可能你会遇到朋友在特殊的节日一定要干什么,可能你也会因为一些习惯上与朋友产生分歧。但,不管怎么说,对自己,对他人,都是需要包容的。

那么问题来了——


你能用一句方言 让大家猜出是哪里人吗?

在评论区和我们聊聊吧



  • 在北方读书的我也一直被同学学说话啊,没有过不开心,自己也觉得很有意思,不过有嫌弃过自己普通话不够标准,同学说没关系,一两个学期后普通话自然就好了,然后现在她们的普通话被我成功带拐

提示:请【登录】后评论
字数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