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来的产品经理实习生,被总监用三个问题秒杀了

从大二大三的暑期实习,到大四的校招,直至第一份工作的试用期,我们的身份都是——实习生。


周围有很多双眼睛在观察着我们。这些观察来自面试官,来自领导、同事、客户、师长……也来自说不上关系的各种陌生人。他们观察我们是否货真价实、能否融入团队、是否值得培养、能否能担大任……


于是我想发起一个专题:《围观实习生》系列访谈实录。通过对实习生周边人物的访谈,去从不同角度看看作为职场新人的我们,去记录那段既紧张、迷茫,又跃跃欲试、对未来无限憧憬的日子。


这是围观实习生第一期:我们不是你老师。


作者 | 喵将巴顿


 

讲述人:袁公子

被围观的实习生:黄小斜

撰稿:喵将巴顿


我,袁公子,研一,互联网公司产品助理实习生;由于打算出国,准备结束实习。围观事件发生在我岗位交接期间,新来的实习生被老大三问三杀,我目睹了整个过程。


黄小斜,产品助理实习生,我的继任者。据说挺厉害,在校做过互联网产品的创业项目。


初来乍到的黄小斜

到岗第一天,产品总监对我俩做了简要交待:

1、黄小斜先熟悉产品,把用户使用流程都走一遍,有问题就问袁公子(没错,这是我的花名,在公司里大家彼此称呼花名、绰号、昵称);

2、黄同学需要了解我手头在做的所有事情,产品测试与bug提报、用户需求梳理与优化、客服工单处理,这些都是全部要交接给他的。

“嗯”的一声回复后,黄同学转身开始自己忙活,与我一日无话。

我当时想,人家是软件工程专业对口,我一个非计算机专业的理科生都能玩转,那些产品逻辑对他应该是小菜一碟吧。

就这样过了一周多,黄小斜同学高调的忙他自己的事:向产品经理和研发工程师们介绍自己在学校做的产品,可以与公司产品怎样结合,并常常让大家给他反馈意见……

我听得似懂非懂。他没有主动问过我什么,我也不好班门弄斧咯。


新来的产品经理实习生,被总监用三个问题秒杀了


新人是如何被三杀的

然后突然那么一天,产品大大把我和黄小斜同时喊进会议室。

“你对产品熟悉的怎么样了?”产品大大开门见山。

“都了解了”,黄同学自信满满,“我觉得注册与登录环节做得不够友好,需要改进……(此处省略666字)……”

 

产品大大听了一会儿后,截断黄同学的叙述,发问:“在测试环境上,你把两种用户角色都试用过了吗?有注册账号吗?有遍历过所有用户任务吗?”

“呃,没有。”

“最基本的使用流程都没走过一遍,那你怎么熟悉产品的?”

黄同学沉默。

我当时略有担心,产品大大会不会问我,为啥不主动帮助黄同学体验走查产品?

这一周我工作很忙,他不来问我,我也没工夫理他。本质上我是一个内敛、羞涩的蓝孩纸~好啦,你别笑,我又不是他老师、有义务主动去教他。但只要他问,我一定知无不言,而且交接说明文档早准备好了。

“你对用户常见问题Q&A(问答)熟悉吗?”产品大大第二问杀出。

“都搞明白了。”

“如果用户投诉说,一直收不到手机验证码、验证步骤走不下去,你怎么处理?”

“非常抱歉我们产品的问题给您造成不便,我们已记录了您反馈的问题,稍后会有技术人员与您联系……”

“你凭什么不了解具体情况,就把问题归咎在产品头上?”黄同学模仿10086客服套路、杜撰的回答,把产品大大惹毛了。


新来的产品经理实习生,被总监用三个问题秒杀了


“袁公子,这种情况你怎么处理?”

我负责撰写并更新客服Q&A的文档,自然很清楚:


1)我会先向用户询问,确认手机号码是否输入正确;

2)如果号码没错,再询问用户是否安装了手机助手、手机管家,它们有可能误拦截短信,请用户留意被拦截短信,修改拦截设置;
3)上述情况都没有的话,我会提醒用户是否曾经有退订、或者投诉过某些短信?退订与投诉历史,可能影响其它产品与服务的验证码发送。如果是这样,请用户去找运营商做解封;

4)最后一个常见原因,是由于运营商网络繁忙、短信延迟,让用户多尝试几次“重新发送”。

 

产品大大对我的回答还算满意,转脸对黄同学沉声道:“用户要的是解决问题,只道歉顶毛线用处?这些Q&A内容,就挂在网站底端导航上,一周时间里,但凡你有看过,如何会不知道?”

黄同学继续沉默,产品大大也沉默了片刻,随即杀出第三问:“你念的软件工程,参与过ERP(企业资源计划信息管理系统)项目培训,去帮财务的美眉梳理公司流程,把在线审批设置好。”

在我看来,这算不得第三杀,而是给一个台阶下,实习生总得要做些自己擅长的事情,才会获得像样的实习评价。可是黄同学脖子一梗,仰着倔强脸就是一句“我不愿意做这个!”

我有点被惊到了:在我有限的人生阅历中,导师就如同我们研究生的老板,与那位大神的相处经验让我知道,与上级、老板的相处之道,绝逼不该这样生硬、无礼。


新来的产品经理实习生,被总监用三个问题秒杀了


产品大大倒是气定神闲,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喜欢这个专业。我来互联网公司实习,就是不想再做ERP。”

“你是拎不清、做不来?还是单纯的不喜欢?”

“……不喜欢。”

“公司招人来做事,也希望你们发挥所长、做得开心。这是一个短期临时项目,你能否完成?”

“……可以。”

这勉强的回答显然让产品大大不悦。

“黄小斜同学,这家公司不是你第一次实习,请你告诉我,公司与学校的区别是什么?”真正的第三问杀出。

黄同学愕然抬起头,我记得他的表情,但记不清他零碎回答了些什么。

产品大大替他总结的话,我倒是记得:你掏学费去学校念书,老师有义务教课给你听,但也不会求着你听;公司花钱招人来工作,你则有义务完成任务、交付工作成果。那些不切实际、不着四六的设想,同事们没有时间、也没有义务回答你。你已经不是个孩子,我们不是你老师,不需要哄你学习、哄你开心。


新来的产品经理实习生,被总监用三个问题秒杀了


服气了吗?

你问我然后?

噢对了,还有个回马枪得讲讲。

产品大大看着一脸不服气的黄同学,补了一刀:“你是不是不忿,产品经理和我,为什么不在第一天就把你该做的事项布置详细?这个实习生岗位,有校招转正名额,将成为我们三年的工作伙伴。我要看看在自然状态下,你们都是什么成色。”

你干嘛笑得花枝乱颤?不至于啊。我也被这么考察过,当时浑然不知,该怎样就怎样。

后来产品大大让我回去干活,留黄小斜单聊。

接下来的两周,黄同学倒是踏实、仔细,助理的工作都上了手,提出的产品优化建议也有被采纳的。

你问我有什么看法?嗯,这件事教育了我们……

好了,我收起小学生作文。如果我没被我那治学严谨的研究生导师修理过,大概比黄小斜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先熟悉现有情况、做足功课,再归纳演绎,对问题的思考能举一反三、融会贯通,有理有据提出自己的观点……你别觉得这些很虚,这些就是我读研后的改变,思考与表达方式上的转变,对为人处事也有影响。


采访环节

袁公子口述完毕,接下来是我针对他叙述的内容追加的一些小问题~

我对黄同学的评价?

以我有限的人生阅历,还不足以做出评价,哈哈。

黄同学最后有没有获得offer?

他实习结束前我就离开了,虽然我知道结果,但我不告诉你。因为我觉得这对于你的采访主题——描述一段与实习生的交集,尽可能的还原当时情境,这个结果并不重要。

你问我对产品总监的看法?

咱们就事论事吧,在这件事上,她对黄同学的说法,我觉得没问题,因为都是事实啊!



作者 | 喵将巴顿
专题“围观实习生”系列访谈实录发起者、采访者与撰稿者。

本文由作者授权刺猬实习首发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

收到喵将巴顿的投稿时,我们是惊喜的。我们总是从个人的能力、成长等角度来看自己的表现,但其实除了第一人称视角,我们暴露在他人面前的还有很多很多面。

“围观实习生”这个专题,相当于换了一个视角,观察职场新人的表现。文章地尽可能客观中肯,很有参考性。希望你能从中获得更多启发。

对了,如果你是面试官、HR、实习生导师、实习生的同学、同事或前辈……如果你发现了值得围观的对象,欢迎戳“阅读原文”投稿!



提示:请【登录】后评论
字数统计